当前位置:首页 >> 中药方剂

一br今年春节

2020-03-28 09:03 来源:北海中医药资讯网

今年春节,儿女们终于都回来了,聚集在一起过团圆年了,虽然大儿子回来得最晚,却也赶上年夜饭。旺常叔旺常婶过得最高兴。然而,随之出现的一个噩梦给整个春节笼罩着一层阴影,令全家人痛苦不堪。

自从1999年在春季联欢晚会上,陈红演唱了《常回家看看》后,旺常叔旺常婶孤独的心变得更加悲凉,一个难以启齿的祈望,梦寐般在老两口心里偷偷滋生着。春节临近,家家子女携妻(夫)带子相约回家过节,就连隔壁又疯又聋的严聋子的儿女们也携着一家老小早早赶回来,忙里忙外地打扫清洗,准备过个虽贫寒但却温馨的节日。床铺不够睡,没啥了不起,各家自带被褥打地铺。父亲又聋又疯已被村邻看不起,做子女的更该以孝心、爱心呵护这个不算完美的家,这是严聋子儿女们的想法。而旺常叔家,自从儿女们成家立业后,就再也没有团聚过。每年春节前夕,旺常叔也会站在村口等待奇迹的到来,可每次都在凛冽的风中失望而孤独中无功而返。旺常叔也曾打过电话邀请儿女们回家过年,当老板的大儿子说要陪股东到外地旅游过年;开大客车的二儿子要拉客;大女儿自从嫁到省城后,娘家已成过去式,电话零零星星打来问候却总说忙,二女儿大学毕业随男友去江城当了一名教师,寒假长期补课更不回来,每年暑假回来住上几天便匆匆走人。小女儿嫁给邻村阿武,健壮的阿武成年在外打苦工,家里只剩托儿带仔的女儿守着几亩地供孩子上学。平时也会隔三差五来看望二老,怎耐自顾不暇的家务迫使她也只是来看看而不能与二老好好说说话。旺常婶也曾埋怨过,可儿子说:“你们难道不希望自己的子女过得好吗?儿女们能赚钱不好吗?你只看到严聋子的儿女如何孝顺,你知不知道他们在外面过得多窘迫,多窝囊?”每当这时,旺常叔总是劝慰旺常婶;“别埋怨子女,他们有他们的难处”。旺常叔知道孩子们都忙,忙得逢年过节都没有时间打个电话,自己也不想打搅他们。“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旺常叔一直用这句盗听来的话安慰自己。

一年又一年,几年时光一晃而过,老两口从希望到奢望再到绝望,总是等不到全家人的大团结。今年,旺叔婶大病一场,若邻居送得不及时,后果可想而知。这场关乎生死的大病终于招回了几兄妹,旺常叔旺常婶终于享了天伦之乐。看着老人久未绽放的容颜,没见过世面的小女儿大胆说出自己的想法;“父母已经老了,大家陪他们的时间也不会太长,尤其母亲得了冠心病、肺气肿更不知还有几个年头可活,今年春节全都回家陪老人过个团圆年吧。”看着老人期盼的眼神,大家良心发现地同意了这个建议。

今年春节终于可以团聚了,老两口心里乐开了花。平时不爱说话的旺常叔每天背上背篓拿着镰刀到田间地头找来一筐筐猪草,当邻居夸他不服老、勤快时,他憨憨地笑着说:“孩子们在外面吃的肉都是饲料崔养出来的,吃了不健康,而家里的猪是喂猪草和粮食的,肉既安全又好吃,今年孩子们要回家过年每家得捎点回去,兄弟姐妹多,猪养小了不够分啊。嘿嘿!”一种幸福的笑容堆满旺常叔枯树皮般的脸上。每次旺常婶喂猪时,旺常叔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猪们狼吞虎咽的吃相,旺常叔的土烟卷裹得更加仔细了,从吐出的一圈圈烟雾中,旺常叔看到孙男孙女们天真可爱的笑脸。

杀猪得选在春节前夕的最后一天,这样过年才能吃到新鲜的猪肉猪血,当然这一天孩子们都应该回家了。左等右等,这一天终于在二老的掐指一算中慢慢等来。看着案板上两头肥大的猪和孩子们忙碌穿梭的身影,旺常叔叼着烟斗,精神抖擞地这里走走那里看看,逢人便主动迎上去打招呼,没等别人问,也不管别人愿不愿意听,他便新闻联播似地主动播起儿孙们的奇闻异事。团圆饭的热闹景象家家相似,赘述多余,此后的镜头却不得不一一播放。

大年初三,是春节的最后一天,过了这天探亲的游子便纷纷告别父母、告别家乡,去自己该去的地方工作和生活。

旺常叔旺常婶等一大家人谁也意料不到,两个花朵般的儿童却永远叶落归根于老家的山坡上。在春风吹醒大地之前,在万物复苏之前,两朵花早早地凋谢了。他们没与父母亲人告别,没与老师同学告别,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流星般陨殁,甚至连句怨恨的话也没留下。冬的凛冽脱去大地绿的外衣,和煦的阳光照着裸露的肌肤,节日的喜庆掩饰不了季节的萧杀。一切依旧,似乎又不同寻常。

吃过早饭,大儿子儿媳带着八岁的儿子春华去二姨家继续几天几夜的麻将持久战。麻将是老板儿子从城里带回来的,兄妹几人连续两天两夜的战斗,儿子儿媳凭着自己在城里长期训练的高超技术,赢了家人所有的钱,两人高兴得合不拢嘴。今天是最后一天,他们决定转换阵地再过一把瘾就可以返程了,赢了钱也是一年的好兆头,这是他们的想法。为了不让孩子影响自己超常发挥,夫妻俩把儿子放在二姨家,二姨夫在单位加班没有回家过节,二姨的儿子枫笛今年十岁读五年级,在学校一直是个聪明懂事的好学生,各方面的奖状贴满孩子卧室。儿子春华虽然长期疏于管理有点调皮,但和枫笛感情很好,玩得很投机,把这俩孩子放在一起再放心不过。于是交代孩子把门从里面反锁,几个大人径直去了赌场。

这一晚,连平时最霉运的二姨手气也出奇地好,一会杠上花,一会自摸,钱比洪水来得猛,来得快,越赌兴致越高,乃至心里暗暗祈祷,这一天不要走得太快,让好运一直眷顾自己。大儿媳总感觉哪里不对头,心里惶惶不安,似乎有什么灾难要发生,牌也时常出错,一输再输,几天辛苦赚来的钱转眼间纷纷飞向他人口袋,连老本也输得精光。这岂能甘心,无论如何,本是要搬回来的。这局输,下局赢,总也不够本。焦灼的游戏中,公鸡喔喔打鸣,新的一天又将到来。大伙在疲惫中散场,准备打点行装上路。

“砰砰砰”门敲多下未开,情况不妙,“噼里啪啦”门被撞开了。

两个孩子斜躺在沙发两边,叫了几声没人答应,过去一摇晃,孩子顺势倒在地上。两个都没了呼吸,又累又气的两个女人纷纷晕倒在地,苏醒过来时家里聚集了密密麻麻观望的人。看着孩子清洗入棺时七窍流血,所有在场的人无不痛心叹息,有的偷偷流下眼泪。至于死因不得而知,唯独看到沙发上一个大大的窟窿还在冒着黑烟,是烟头燃了沙发,还是孩子玩火机引燃沙发?只有孩子自己知道。人们能看到的除了那个被烧过的窟窿,便只有落在孩子脸上的一层灰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猜测,孩子是被烟雾闷死的,但仅是猜测,可谁也不想探究这个直接死因。这边二姨公婆的指责谩骂声伴随着嚎哭震惊乡邻,那边知道噩耗的旺常婶一气之下心脏病突发不省人事,还未送到医院便断了气。不同地点,相同时间哀乐声划破长空;太阳失去往日的笑容,躲在阴云背后冷眼窥探着人间的一切。看着悲惨的这一幕,一直不明白麻将诱惑力的小女儿想起大嫂曾经和自己高谈麻将的话:“打麻将的人,只要能打麻将,可以不吃不喝不睡觉,在麻将面前六亲不认、天大的事也不算事;而且在麻将桌上输赢几百上千满习以为常,但在生活中一分一厘都斤斤计较。”她不知道此时的大嫂是不是还有这样的想法!想想这两天自己和父母每餐招呼打麻将的他们,累得腰酸背痛又出了这样大的事,她不知道劝大家回来过节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当噩耗传遍村村寨寨,每个村落像下了批文一般,大家皆“金盆洗手”不再打麻将,这也算为结局画了一个不算圆满的句号。可如果生命可以换回人的觉醒,也许逝者也会感到安慰。但不到一个月,村里街上再次传来噼里啪啦的麻将声,当然,半年后在城里的某个赌场,挺着肚子的大儿媳又有了赢钱时爽朗的笑声……

不久旺常叔因悲伤过度,得了中风全身瘫痪,由小女儿抚养。二姨因儿子的死,被迫离了婚,从此患上精神病。

共 297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然而打麻将赌博娱乐,害得多少人倾家荡产,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触目惊心,给人警醒。奇怪的是,没有人会吸取教训,等到灾难再一次降临时,悔之晚矣。文中的旺常叔旺常婶家的大儿媳二儿媳就属于这样的人。平时来看老人的机会都没有,总是有这样那样的理由作借口,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却忙于堆长城,混战于赌桌上,成天连夜不睡觉地以麻将为中心。这就如中了病毒一样,他们染上赌博这个病毒还不轻呢!其实回到家不容易,一家人唠唠嗑,陪老人家坐坐,村头村尾田间地头走走,又健康又有人情味儿。小说立意好,取材好,描写生动,文句通顺流畅,层次分明,结构完整。同时文字还揭示出现实里农村赌博现象日愈猖獗,值得人们深思。荐阅。【编辑:山地7 1828829】

1 楼 文友: 201 -10-17 10:0 :26 一篇现实性极强的微型小说,值得品读!

祝作者写作开心!评论开心!在流年快乐!

回复1 楼 文友: 201 -10-17 11:41:07 谢谢刀哥精彩的点评,同时也感谢你细心的编辑。问安!

2 楼 文友: 201 -10-17 12:57: 4 一座围城四面墙,两只骰子在中央,

贪玩痴迷意不悟,病毒深入心苍凉,

怎奈人生事无常,童魂一夜竟成殇,

声声啼哭病与亡,好了伤疤回原样。

回复2 楼 文友: 201 -10-17 16:45:50 你的评论非常精彩,让我想起《红楼梦》里的判词,呵呵,谢谢你。南京牛皮癣医院咋样老君炉藤黄健骨丸治骨质疏松吗全身骨关节炎的症状

小孩脾虚吃什么好
小孩便秘快速通便方法
止咳的儿童安全用药
相关阅读